《霸道女婿》[霸道女婿] - 第六章 屍油銅錢

”很好!敢作敢當,算個男人。 ”

馮老冷着臉。

”他算什麼男人,窩囊廢而已。 ”

林琳冷道: ”小女孩的病,是我經手的,馮老,有什麼事,沖我來。 ”

”哦?是你? ”

馮老眉目一挑。

”不錯,是我送小女孩進的手術室,一直都是我在救治小女孩,有證人,也有監控,馮老不信,可以查。 ”

林琳轉而冷冷道: ”陳凡,退下。 ”

”你確定要全部扛下來? ”

馮老冷哼道: ”我孫女生命垂危,已經無葯可治。這可是重大醫療事故,要坐牢的。 ”

聞言,眾人都是一驚。

林琳也輕咬唇瓣,面色猶豫。

她熱愛醫療事業。

如果全部扛下,不僅永遠不能當醫生,還要蹲監獄。

那,她一輩子就毀了。

”你不必硬扛,小女孩,是我治的。 ”

陳凡淡淡道。

”跟你沒關係,我是醫生,你頂多算是一個護士。 ”

林琳咬了咬牙,道: ”替我照顧爸媽。 ”

陳凡皺起眉。

”他們雖然平時對你不大好,可,沒什麼壞心眼,我想,你心裏也清楚。 ”

林琳再次道: ”照顧好他們。 ”

說著,就準備走。

”等等。 ”

陳凡突然道: ”馮老,您孫女是不是發病很快,臉色鐵青,呼吸微弱,心跳也不行?而且,用各種藥物都沒用? ”

”你怎麼知道? ”

馮老一驚。

”我早就警告過您女婿,讓他儘快開胸作支架,或者治療。 ”

”可,他不聽。 ”

”也是我疏忽,忽略了一些細節,沒料想到發病如此之快。 ”

陳凡淡淡道。

他成竹在胸,已經想明白小女孩的病因。

”你能治嗎? ”

馮老激動道。

”他能治什麼?他根本沒有行醫資格,甚至,連當護士的資格都沒有。 ”

林琳道: ”怎麼治? ”

”我確實沒有行醫資格,但是… ”

陳凡剛要說。

林琳打斷道: ”但是什麼?你鬧得還不夠?難道繼續用針亂扎?小女孩為什麼會病危?自己心裏不清楚? ”

她完全怪罪於陳凡用針!

畢竟陳凡用的針,太粗了。

聞言,馮老面色一板。

他是人精,自然聽出一些端倪。

”馮老,說句難聽的,死馬當活馬醫吧! ”

陳凡道: ”反正藥石無用。 ”

”你真能醫? ”

馮老猶豫不決。

”有點思路,應該沒什麼問題。 ”

陳凡成竹在胸。

”好。 ”

馮老大手一揮,道: ”我就讓你醫。 ”

久居上位,他還是極有魄力的。

見此,林琳憤恨一跺腳,這窩囊廢,又要闖禍。

陳凡等人,很快到了二院。

一進病房,陳凡就察覺到一絲陰森鬼氣。

果然如他所想,有人故意陷害。

不然,小女孩不可能這麼快發病。

陳凡上前,為小女孩把脈。

小女孩臉色鐵青,氣息已經極為微弱。

”準備銀針、艾灸和熱水。 ”

陳凡指揮道。

”病人已經危在旦夕,甚至出現多臟器衰竭,你現在還用什麼狗屁銀針、艾灸? ”

”簡直是反智,狗屁不通。 ”

王醫生大罵。

他是西醫,也是中醫的堅決抵制者,自然看不上針灸。

”你行你上。 ”

陳凡站起身,作了一個請的姿勢。

”你… ”

王醫生氣得臉色一白。

”不行是吧?那就閉嘴。 ”

陳凡冷冷道。

”哼! ”

王醫生冷哼,轉身就走。

沒辦法,他真治不好。

患者早已經被他判了死刑,他還怎麼治療?

”準備東西。 ”

陳凡再次命令。

院長點點頭,命令護士準備。

護士們,跟王醫生關係都不錯,見王醫生被懟,自然都頗為生氣。

其中幾個人,商量着給陳凡下一個絆子。

”讓咱們準備東西,咱們給他準備點殘次品,噁心噁心他。 ”

”這樣不好吧?萬一傷了患者怎麼辦? ”

”患者早不行,王醫生都判死刑了,你覺得那個什麼陳凡能治好?我可聽說了,他連行醫資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