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閨蜜老祖宗》[穿成閨蜜老祖宗] - 第6章 穿成閨蜜老祖宗(六)

一夜好眠,早上兩人起床後都覺得神清氣爽。

兩人吃完早飯,劉素芬準備了雞蛋、紅糖、豬肉還有麥乳精,卿宇輝又拿了一包奶糖加在一起,拎去錢詩藝娘家。

兩個村之間也就十來里路,還是很近的,卿宇輝跟村長家借了一輛單車載錢詩藝。

路面坑坑窪窪,錢詩藝有些害怕,卿宇輝像是沒看出來似的,騎的飛快。錢詩藝怕被抖下來,摔一個屁股墩,只能雙手緊緊抱着卿宇輝的腰。看着挺瘦,實則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身材,精瘦精瘦的。一身的肌肉邦硬,錢詩藝故作不經意摸了一把他的腰,手感還是挺不錯的。

卿宇輝嘴角勾了勾,低頭看了眼亂摸的小手,小心思得逞後更加嘚瑟,嘴巴咧的老高,壓都壓不住。春風得意的男人騎起單車來更賣力了。

終於到了,錢詩藝感覺自己屁股都要廢了。進了院子,錢家眾人都去上工了,就剩錢家大嫂田素貞在院子里縫衣服。

錢家大嫂嫁過來五年了,之前一直沒懷孕,錢母彭蓮嘴上不催,但心裏對她也有些意見。平時在家,錢大嫂也是處處伏低做小,就怕惹惱了錢母。

現在正是農忙,大家都要下地搶收,錢詩藝是傷員在家休養情有可原,錢大嫂這個時候在家縫衣服,估計是懷上了。

兩人進門就喊大嫂,錢大嫂連忙放下手裡的衣服,上前迎二人。

「詩藝、宇輝,進屋坐。」搬了凳子給兩人,又去倒水,「宇輝啥時候回來的?詩藝的頭好了嗎?」一股子利索勁,又不失親熱。

「嫂子,我昨天回來的,詩藝頭受傷了,我不放心,回來看看她,等下還要帶她去市裡瞧瞧。」卿宇輝接過水,道了聲謝。

「嫂子,爹娘他們都去地里了嗎?」錢詩藝他們還趕時間,不能在家耽擱太久。

錢大嫂對着隔壁院子喊,「小狗子,去叫爺爺奶奶回來,就說小姑小姑父回來了。」

「好嘞~」小狗子應了一聲就往地里跑。

小狗子張安安今年七歲了,是大姐的遺腹子,大姐夫出事的時候大姐才懷孕三個月,懷孕時氣壞了身體,生產的時候血崩,沒救過來。小狗子生下來就沒爹沒媽,爺爺奶奶帶了三年,年紀大了照顧不過來了,又是跟着二叔一家過活,讓二叔多養一個侄子,二嬸一直不同意。又要她出錢,又要她帶娃,二嬸沒少耍脾氣。錢父錢母怕小狗子在那受委屈,就把小狗子接過來養了。錢家大哥大嫂人品好,心善,對小狗子就像親生的,這也是錢母能忍錢大嫂進門五年無所出的原因。

錢父錢母和錢大哥錢弘躍從地里趕回來,都對着錢詩藝噓寒問暖了一番,又跟卿宇輝聊了下家常。

錢母張羅着要殺雞做飯的時候,錢詩藝說「娘,我們還得去市裡。」錢詩藝說不出口,自己去市裡看腦子這樣的話。總感覺說的自己好像腦子有問題一樣。

「對,我的帶詩藝去看下腦子。」卿宇輝並不介意幫她補充。

錢詩藝橫了他一眼,這人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壞坯子。

「好好,那你們快去。」錢母也不好耽擱他們的時間,去市裡來回一趟也要好幾個小時。女婿對女兒如此上心,錢家人心裏高興,對女婿更有好感了。

騎着單車帶着錢詩藝來到鎮上,給了兩分錢給車站旁的收費員,把單車寄放在那裡。兩人坐上班車搖搖晃晃了兩個小時才來到市裡,帶着錢詩藝去挂號看診,醫生看後說沒什麼事了,卿宇輝才放心。

進了旁邊的國營飯店,兩人點了一葷一素,一碟子肉包子,兩人飽餐一頓又趕去百貨大樓。

市裡的百貨大樓比鎮上的供銷社品種豐富,如果在百貨大樓都買不到的東西,那你去別的地兒更買不到。

「黑市」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