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洛神傳》[江湖:洛神傳] - 第9章 好一個藏劍山莊

洛卿原本端在手中的茶杯驀然掉在了地上。

一下子面無血色,臉上的笑容迅速收斂。

他和白映月要成親了?

劍主?

人突然掠下二樓,眨眼間手已抓上那說書人衣襟。

「你剛才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說書的男人看着眼前雙目血紅的洛神仙子,哆哆嗦嗦地說道:「連城公…公子要繼任劍主之位,要娶大長老的女兒白…白映月…」

「夠了!婚期到底在哪天?」洛卿忍不住低聲喝道。

「聽聞是明年的重…重陽節。但這也是小老兒聽聞的,不知道是不是這天啊!」

男人被嚇的雙腿發顫。

隨着洛卿的手鬆開他的衣襟,他忍不住一下子癱坐在了地上,驚魂未定地看着面前女子。

洛卿鬆開那人,失魂落魄地往外走去。

他要當劍主了,要成親了……

可是以自己現在功力對上整個藏劍山莊猶如蚍蜉撼樹一般。

內心的恨意不斷上涌。

恨這天如此不公,恨自己如此無能,叫那卑鄙小人如此瀟洒快意。

霎時怒氣攻心,體內的毒好似也在此時突然發作了,明明後日才是月圓之日。

血液從握緊的手中、緊閉的唇中滑落,在她走過的路上留下一連串的血跡。

突然,洛卿被擁入一人的懷抱之中,入目是玄色的衣衫。

感受着對方堅硬的胸膛,熟悉的檀木香傳入鼻腔。

「卿卿,卿卿,大師兄在呢。」莫無憂急切而慌張地說道。

感覺到懷中之人愈發凌亂的內息,莫無憂眼中閃過一絲寒芒。

好一個藏劍山莊!

洛卿再也忍不住眼中酸澀,眼淚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體內那兩個力道不斷地亂竄,她死死地咬住嘴唇,卻再也忍不住一口血噴出,瞬間染紅了面紗。

莫無憂看着懷裡人不斷咳血,早已忘了師父不讓他輕易動用內力,連忙運轉輕功飛速地往谷內掠去。

洛卿昏過去之前只有一個想法,原來看起來如此虛弱的大師兄輕功竟然這麼高!

……

「這還沒到月圓之日,卿卿的毒怎麼提前發作了?」葯老看着院中的兩人驚慌地問道。

「風雲樓里聽到藏劍山莊的事了。」

莫無憂強忍喉間湧上來的腥意,接著說道:「師父,你先幫她運功平息。」

「卿卿這心魔愈發地深了,這次的提前發作就是個不好的預兆。無憂你且準備一下,過兩日你們就出谷去玄音閣。」葯老一邊往洛卿體內輸送內力一邊對莫無憂說道。

「好,但我…」

莫無憂感受着體內右半身經脈傳來的刺痛感,才動用了這麼點內力,這經脈就已經在抗議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