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我在鄉下被糙漢撩的心痒痒》[驚!我在鄉下被糙漢撩的心痒痒] - 第2章 出手幫人

飯後夏晚晚把小縣城繞了一圈,只有一個字的感受,窮!

她手裡攥着巨款倒也不怕,轉個彎就到她娘工作的供銷社溜了一圈。

供銷社方圓幾十里只有一個,縣城就這一家,所以每天來的人很多,大多數都是鄉下來賣東西的,有挑着雞蛋的,有拿着自家產的水果,嘈雜的環境讓夏晚晚頭皮都炸了。

賣東西的人排成長隊,夏晚晚手裡啃着一根冰棍大搖大擺進去了。

「娘,我來了。」夏母在幫一個大爺秤自己種的花生,夏母抬頭喜笑顏開。

「晚晚來了,快進去坐着,這裡太熱了。」因為這天沒風扇,人又多,夏母的頭髮因為出汗緊緊貼在額頭顯得狼狽。

夏晚晚把咬了一半的冰棍塞到夏母嘴裏,說什麼冰棍,其實就是鹽水凍的,在這個年代還特別火爆,供不應求。

夏母嗔怪的撇閨女一眼,到底沒說什麼,閨女的孝心受着吧。

供銷社不止夏母一個,總共有三個售貨員,跟夏母玩的好的是旁邊的周姨。

「周姨,你咋又變的那麼好看,這個衣裳真漂亮,襯得你膚色也白。」夏晚晚嘴甜的誇了一波。

「你這孩子,凈瞎說。」雖是這麼說,但周芳還是高興的挺起胸膛,順便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塵。

最旁邊的女售貨員夏母叫她王芳。平時就喜歡懟人,背後說夏母壞話還被逮到了。她跟夏母不對付,夏晚晚也不會主動熱臉貼她的冷屁股。

夏晚晚熱的靈魂都快暈厥了,撐着下巴坐在夏母的小椅子上發獃。

「兩分錢一個,愛賣不賣。」王芳尖酸刻薄的聲把夏晚晚的困勁都嚇沒了。

夏晚晚抬眸,就看到穿着一個破爛背心短褲的年輕男人,眉峰自帶戾氣,他眸子黝黑,俊俏的五官自帶凜冽之感,薄唇緊壓着憤怒。

他嗓音沙啞又有些許卑微,「之前不還是四分錢一個嗎?」

「你的雞蛋上面都是雞屎,我都嫌臟,兩分錢不賣的話拿着你的破筐走人。」王芳說話實在太難聽,即使是夏晚晚這個外人都看不過去。

沈煥戚拳頭緊攥,青筋暴起,強壓住心裏的憤怒,這雞蛋他攢了三個多月,雖然不多,但他一個都不捨得吃,全都是在家擦乾淨才來賣的。

路程太遠,風捲起灰塵落到筐里,才不是什麼雞屎。他很想出口反駁,但也深知售貨員的態度,彎腰打算擔走他的雞蛋。

後面排隊的人雖然不認同售貨員的話,但也不敢多得罪,一個個只是看着沉默不說話。

「慢着,你來這邊吧。」夏晚晚實在看不過去,簡直欺人太甚,她攔住沈煥戚。

王芳看有人打了她的臉,對方還只是一個小姑娘,「小丫頭片子,你懂什麼?」

王芳這邊的動靜整個供銷社都能聽見,夏母剛開始還在看熱鬧,在供銷社做多了,她也沒有了憐憫之心,只是認真做好自己的事,不多管閑事。

但現在可不行,王芳那個老婦女竟然說自家閨女,她說什麼都不願意。

夏母都想好了,即使他的雞蛋有雞屎,自己也不會壓價,該給多少給多少。

夏晚晚叫沈煥戚擔著籃子來自己娘這一隊,夏母待人接物都有一套,既不討好也不惡語相向,因此賣東西賣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