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我在鄉下被糙漢撩的心痒痒》[驚!我在鄉下被糙漢撩的心痒痒] - 第3章 下鄉,真把別人當傻子?

夏晚晚閑不住,馬上就要下鄉了,要多買點好吃的。

轉角賣冰棍的小販還沒有走,夏晚晚徑直走過去。

「給我來一塊冰棍。」

小販搓着手,一臉可惜,「哎呦,這是最後一個了,剛才有位男同志買走了。」

「好吧。」沒吃過癮鹽水冰棍的夏晚晚只好怏怏不樂的走了。

沈煥戚挑着空扁擔,脖子上掛着一個破舊水壺,他護着如同一個珍寶。

幾十里地的距離,他如履平地,壓根沒停過休息。

從下午走到晚上,離家越近,就有人情往來。來往的嘮嗑聲絡繹不絕,沈煥戚一出現在他們的視線,說話聲都消失了,所有老頭老太太都盯着他瞅。

沈煥戚快走幾步,還是能聽到身後的議論:這沈家崽子可不能沾惹。

「聽說他們家現在還藏的有黃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沈家算是沒了。」

沈煥戚步子一頓,脊柱微僵,繼續埋頭往家走,只不過眸子沉沉,令人猜測不出來他的心思。

他家在村裡的山最後面,幾十米只有他們一家,以前也是有鄰居的,後來出了變故,鄰居家怕沾染上晦氣,連夜搬走了。

晦氣?沈煥戚陰測的眼神直勾勾盯着村裡所有人家。

映入眼帘的是青磚瓦房,跟村裡其他的茅草屋形成鮮明對比,通過屋檐上的細緻雕刻,大門口精美的鎖扣,足以看出房子主人以前有多麼輝煌。

沈煥戚輕扣兩下門,「酥酥,開門,哥回來了。」

腳步聲輕巧活潑,打開門的小姑娘身材瘦弱,細軟偏黃的頭髮被紮成馬尾,她眨着大大的眼睛笑的彎彎,顯得可愛又稚嫩。

「哥,你回來啦。」看到沈煥戚回來,女孩綻放着笑,在沈煥戚身邊蹦來蹦去,眼睛巴巴的盯着。

沈煥戚彈了妹妹一個腦瓜崩,「放心沒忘,在壺裡。」

一聲歡呼聲後,沈宜寧——沈煥戚的妹妹拿着壺撒腿就往屋裡跑,快進屋後,又回頭叮囑哥哥一句:「哥,飯在鍋里,你趁熱吃。」

一碗稀的見底的米湯和兩個野菜窩窩頭是沈煥戚今天的晚飯,一個大男人肯定不夠吃,他刷碗的工夫喝了兩勺涼水充饑。

穿着破舊黑漬的背心,在院里給自己沖了一個涼水澡,背心緊貼在身上,只見他一隻手拿瓢往頭上澆,寬肩窄臀,腰肢清瘦又有力量,大腿的肌肉線條優美。

回屋換了一套衣裳,沈煥戚就着剛才的涼水洗掉自己換掉的背心褲子。

他沒用任何皂角,粗厚寬大的手掌使勁搓着,如果仔細看,沈煥戚雖然手上動作沒停,但眼神已經渙散,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夏晚晚和夏父還是沒有瞞住,今天夏晚晚太反常,買了許多糖果和罐頭,家裡明明很多,夏母一問就露餡了。

晚飯都沒做,在沙發上無聲的抹淚,時不時嚎一嗓子:「我可憐的晚晚啊,要離開娘了。」

夏晚晚可不敢去勸,夏父的手剛搭在夏母的肩上,被一巴掌拍下去,「別碰我,我還沒有給你算賬呢,晚晚的通知下來了為什麼不告訴我,好哇,一家子就瞞着我唄,就你們是親人,我不是。」

夏父虎着一張臉,「瞎說什麼呢。」又覺得自己不應該瞞着媳婦,心虛的說:「晚晚在紅旗村,我看了離家不遠,說不定幾天就能見一面呢!」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