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我在鄉下被糙漢撩的心痒痒》[驚!我在鄉下被糙漢撩的心痒痒] - 第4章 農家基地跟着過來了

也不管氣氛多麼尷尬,夏晚晚閉眼休息。

她才不會慣着別人呢,自己都是嬌寵長大的,才不會受這委屈。

後上車的幾個男女生,互相對視一眼,眼神傳達着這個女孩不好惹的意思。

互相都不認識,也沒有人解救那個雀斑女的尷尬,紛紛放好行李閉眼休息。

夏晚晚在閉上眼後,胸口一陣熱量,她剛想睜開眼,就發現自己進到一個陌生的地方。

安靜的環境讓夏晚晚更加緊張,薄霧四散後,夏晚晚才看到自己又回到了農家旅遊基地。

她興奮的跑進去,大聲喊着員工的名字,無人答應,而且四處都是回聲。

夏晚晚經過好幾分鐘才接受了自己回不去的現實,也接受了自己擁有一個空間的荒謬結論。

她在空間晃了一圈,農家基地的雞羊牛成群生活在草地上,為了確保農家樂旅遊有趣,夏晚晚之前還花大價錢買了好多野雞散養,這樣下的蛋更好吃。

草地上牛羊成群,四五個大倉庫的蔬菜蛋肉都保持着新鮮,有空間她就不是那麼憂愁了,總算有保命的東西了。

她心裏默念出去,再睜眼後發現自己依舊在火車上,周圍人睡倒一片。

夏晚晚手裡還攥着一個生雞蛋,她心思一動,雞蛋又不見了。

重複實驗好幾次,夏晚晚才明白自己身子進不去,但可以無限制的從空間里拿東西,而且能自動補貨。

夏晚晚一點都不擔心自己鄉下的日子,到時候吃香喝辣應有盡有。

火車的軌道「咣咣」直響,夏晚晚在乘務員的吆喝聲中下車了。

大包小包成堆的往車下搬,人還沒站穩,就看到來接的村民。

紅旗村三個字在紙板上用紅筆寫着,村長趙家柱拿着一張紙,大聲喊:「紅旗村的知青來這,紅旗村的來這。」

大隊長周圍湊近了好些人,他從口袋掏出一張紙,大聲念:「孫建平,李曉萍,王國華,方靜,夏晚晚,趙志平來我這。」

火車跟夏晚晚同車廂的幾個男男女女湊近圍成一團,大隊長看到夏晚晚時一愣,這知青嬌嬌弱弱的,組織咋派下來了。

趙家柱大手一揮,「我是趙家柱,紅旗村的大隊長,六子,幫忙把女知青的包裹搬上去。」

黝黑高壯的六子抬手就想搬李曉萍的被褥,被李曉萍攔下,「搬到哪去啊?」

六子抬手指着前面的牛車,遭到李曉萍的強烈反對,「這麼臟還那麼臭,我可不放。」說著把被子從六子手裡搶回來。

夏晚晚覺得李曉萍是個傻子吧,看不出大隊長已經氣的臉都紅了,為了不讓大隊長給知青穿小鞋,夏晚晚抱着自己的包裹就放到牛車上,還細心禮貌的對敢牛車的大叔道了聲謝。

女知青都不怕臭,他們這些男知青更不能怕了,王國華等人對視一眼,把自己行李也放上去了。

李曉萍覺得夏晚晚在打她的臉,但她又不能一直抱着,只好剜了夏晚晚一眼,皺着眉頭放進去。

下一秒,她竟然想上牛車上,讓六子攔下來了,「這是我們村的牛車,下來!」

李曉萍委屈的都快哭了,「牛車不就是給人坐的嗎?」

連方靜都忍不住刺她兩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