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我在鄉下被糙漢撩的心痒痒》[驚!我在鄉下被糙漢撩的心痒痒] - 第9章 沈煥戚給錢,鬧彆扭要搬走

在酥酥的幫助下,小廚娘夏晚晚做的色香味俱全的菜出爐了,臘肉炒蒜苗、涼拌黃瓜還有辣椒炒雞蛋。

臘肉是趁酥酥不在從空間拿出來的,酥酥問起時夏晚晚含含糊糊的糊弄過去:「那是我娘給我拿的,天氣太熱了,我怕放不了壞了,還不如現在吃掉。」

酥酥喊哥哥進來端菜,沈煥戚看到盤裡的臘肉,眼睛直勾勾盯着夏晚晚,「你的?」

沈煥戚可沒有酥酥好糊弄,結巴着解釋:「昂,是,是我的。」夏晚晚生怕沈煥戚覺得自己補貼他,「我娘拿的,馬上壞了就沒法吃。」眼底里都是慌張。

沈煥戚冷漠的點點頭,也沒有說什麼,端着菜就出去了。

主食是酥酥在家做的野菜窩窩,粗糧和野菜揉在一起蒸,味道苦澀,硬的咬不動難以下咽。夏晚晚啃着酥酥遞過來的野菜窩窩,半天還沒咽下去。

臘肉炒蒜苗是最受沈家兄妹歡迎的菜,剛上桌酥酥嘗了一口就豎起大拇指,「姐姐做的飯果然比我的好吃。」涼拌黃瓜是夏天經常吃的一道菜,其實都已經吃膩了。沈煥戚的筷子伸向黃瓜,剛下口就是冰冰涼涼的清爽感,入舌嚼時有微甜的刺激,咽下去更有回味的甘甜。一時間筷子伸的更快了。

看到沈家兄妹的吃相,夏晚晚驕傲的挺起胸膛,看吧,很好吃的,自己想當初可是報過廚師培訓班的,毫不誇張八大菜系裡自己都有拿手菜。

不過看着手裡的野菜窩窩,即使是廚神下凡都沒法拯救啊。夏晚晚和沈煥戚並肩坐着,酥酥在夏晚晚對面。

沈煥戚清楚的看到夏晚晚手裡的野菜窩窩都快摳爛了,她面色糾結。沈煥戚忍不住心裏腹誹:看吧,這個小知青這點苦都受不住,沈煥戚,別妄想了,你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他冷眼旁觀,只見夏晚晚掰一口野菜窩窩塞進嘴裏,配上黃瓜汁水,逼着自己咽下去。酥酥吃完兩個窩窩,就看到夏姐姐一半還沒吃完。

抬眸剛想嘲笑她,哥哥的目光盯着自己,示意自己吃飯,於是酥酥只好委屈的低頭繼續吃。

飯畢,沈煥戚讓酥酥去廚房刷碗,自己把夏晚晚叫到院里。

「夏知青,你在院里等我一下。」沈煥戚轉身回屋了。

夏晚晚覺得沈煥戚的心思真的很難猜,一會兒高興一會兒冷漠的。她就看到沈煥戚從屋裡出來,走到她面前遞給她幾張零錢,錢很乾凈連褶皺都沒有,可見平時存錢人的愛護和細心。

「你這是幹什麼?」夏晚晚皺着眉生氣的盯着她。

沈煥戚嗓子微啞,遞錢的動作保持不變,「我知道你們知青不缺錢,但是我和酥酥不能白吃你的東西,那個肉我知道,保存的好可以放半年不成問題,酥酥還小不懂,不代表我不知道,我們沒什麼關係,我們不能白吃。」

話語里滿是客氣和疏離,夏晚晚原本以為經過賣雞蛋事件,自己和沈煥戚雖然不能說是朋友但也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