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先生情深不渝》[裴先生情深不渝] - 第5章 拿自己當賭注

那天之後,宋晚繳清了醫院的欠費,順便做了一個骨髓樣本對比。
雖然知道結果不會太如人意,但她還是想想試試這世上有沒有萬一。
她和裴頌分手的消息也傳的人盡皆知,姚淑芬派人來找過她,但都被宋晚拒絕了。
沈盡舟為她鳴不平,「晚晚姐,你都和頌哥分開了,他們何必這麼逼你。你又不是只能和他在一起。」
宋晚正在打掃新租的公寓,聞言頭也不抬,「 不是我只能和裴頌在一起,是只有我和裴頌在一起,才能讓他們最滿意。」
沈盡舟是沈家長子,對這些利益糾葛的的事情也並非一無所知,他幾乎是下意識脫口而出,「那我們沈家也不差啊!」
話剛說出來他就後悔了,甚至不敢去看宋晚的表情。
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打破了微妙的尷尬,宋晚不過隨意掃了一眼就看清了屏幕上的名字——裴頌。
幾秒後,沈盡舟為難道,「晚晚姐搬家, 我在幫忙,一時半會趕不過去。要不你們先玩吧?」
電話那頭安靜了一瞬,才逐漸傳來裴頌的冷笑,「還沒追到手就這麼上心,到底是女人重要還是朋友重要?今天我正式把沈甜帶出來露面,過不過來你自己看着辦。」
他撂了電話,完全不給沈盡舟再開口的機會。
宋晚一向善解人意,「你去吧,我這裡也沒什麼要忙的,改天再請你吃飯。」
「你都知道了 ?」
「嗯。」
宋晚點頭,她和裴頌只是分手而已,又不是老死不相往來,兩個人在一起八年,身邊圈子幾乎重疊,只要她不瞎就能看到裴頌高調示愛的朋友圈。
一句比一句甜蜜,也一句比一句扎心。
半小時後,宋晚接到了沈盡舟的電話。
「不好了,晚晚姐,你阿姨和沈甜打起來了!」
他們聚會的地點在深城一家五星級酒店,裴頌為表正式還特地擺了一桌,恰好姚淑芬也約了人喝下午茶。
兩個人一對上,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的姚淑芬二話不說給了沈甜一耳光。
宋晚不想管,可姚淑芬對外宣稱替她出頭,一口一個小騷狐狸往沈甜身上砸,氣的裴頌當場放話,姚淑芬今天不道歉,就別想出這個門。
等她趕到時,整個大廳已經被裴頌的人圍的水泄不通,他冷着一張臉坐在沙發上,周圍兩米之內無人敢靠近。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晚晚姐來了。」
人群自動分出一條道,宋晚走到姚淑芬身邊,先是喊了聲阿姨,然後才看向裴頌。
「事情我都知道了,是我阿姨不知道內情,我代她向你道歉。」
她姿態放的很低,可還沒等裴頌開口,姚淑芬先不樂意了。
「你才是受害者!你憑什麼道歉?你跟他在一起這麼多年,他一腳就把你踢開,耽誤你八年青春不說,你有沒有考慮過以後誰還敢要你!」
宋晚臉色白了白,她是真沒有想到姚淑芬會荒唐到把這些話拿到檯面上來說。
果然,裴頌露出慣有的嘲諷,「怎麼?合著你們是覺得我還得出點兒分手費?」
姚淑芬一向要強,當場就要發作,被宋晚一把按住,「您再鬧下去,可就真的沒法收場了。」
姚淑芬猶豫了,起初她並不相信裴頌敢拿她怎樣,直到裴頌讓人把這裡圍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