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先生情深不渝》[裴先生情深不渝] - 第7章 愛有幾分重

姚淑芬那一巴掌,給沈甜帶來了不少同情,相熟的朋友自發為他們組了個局,算是彌補白天的不愉快。
再加上有裴頌為她保駕護航,沈甜很快便和這幫富家子弟打好關係,一口一個嫂子叫的她心花怒放。
沈盡舟默不作聲的看着,心裏有些不是滋味,他起身想走,身後的人冷不丁開口。
「去哪?」
沈盡舟回過頭,裴頌正懶洋洋靠在沙發上看他。
沈盡舟只好道,「晚晚姐一個人在醫院,我不太放心。」
大概是沒想到他這麼記掛宋晚,裴頌臉上的玩世不恭慢慢往回收。
他緩緩吐出一口煙霧,語氣是出奇的冷淡,「過敏這種小事,也用得着你大晚上眼巴巴跑一趟?」
包廂里很熱鬧,可聽到這話的沈盡舟,心卻莫名涼了一截。
他看着裴頌的目光裡帶了點無法理解,「晚晚姐過敏時是什麼樣子你應該最清楚,你跟我說這是小事兒?」
他們認識的時間太久了,久到能夠追溯到宋晚第一次過敏時的情形。
那時裴頌剛把宋晚追到手,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告,不僅花重金全城告白,還在飯桌上放話這輩子非宋晚不娶。
那時候大家都年輕,身邊的朋友也沒輕沒重,見裴頌這麼認真便一個勁的起鬨,灌到最後裴頌連吐了兩回。
宋晚心疼他,便把後面的酒都替他喝了。
一開始大家還以為宋晚是千杯不醉,直到她突然直挺挺的倒下,所有人都慌了手腳 。
裴頌卻嚇的清醒過來,抱着宋晚瘋了一樣往醫院沖,那天晚上的八一路留下了他無數的汗水和驚慌失措的吶喊。
最後醫生診斷,宋晚是酒精中毒加過敏,差一點就救不回來。
失而復得的裴頌在病房裡抱着她嚎啕大哭,發誓絕不會再讓她沾一滴酒。
可現在,宋晚人還躺在醫院裏,他卻輕飄飄的來一句,這不過是件小事兒。
沈盡舟說不清自己此刻是什麼心情,「你就算不喜歡她了,也沒必要這麼去輕賤她吧。」
裴頌眼神一頓,想說什麼,最後卻只諷刺到:「沈盡舟,你倒是在意她。」
沈盡舟深深地看了一眼裴頌,表情凝重,「哥,過敏不是小事,真有可能會死人的。」
裴頌突然覺得呼吸苦難,當然知道會死人,那種恐懼,沒有人比他更切身的體會過····
沈盡舟走了,沈甜走了過來。
望着沈盡舟的背影,沈甜窩在他懷裡抱怨,「阿頌,你的朋友好像都更喜歡宋晚一些呢?」
今天的事她受了委屈,裴頌解釋道,「沒有的事,盡舟和她從小一起長大,難免親近。」
沈甜雖然知道不止如此, 但也知道,現在不是能深究的時候,現在裴頌對她的感情,並沒有那麼深。
她親密的抱着裴頌的胳膊撒嬌,「時間不早了,你送我回去好不好?」
裴頌向來不會在這種小事上拂她面子,可此刻腦子裡卻不斷閃過那句過敏也是會死人的話。
他猶豫了一會,沒有立刻答應,「我等會還有事,讓司機送你?」
沈甜的笑容僵在了臉上,心裏明明有所懷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