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少閃婚嬌寵妻》[祁少閃婚嬌寵妻] - 第5章 燥火喂狗

大約幾分鐘後,祁嘯寒換了一身西服,要外出的樣子。
「老公,你要上哪去?」
秦七月雙眼一亮,連忙纏上了祁嘯寒的長臂,還擺出了自認為超甜、超美的笑容,想要迷惑住小叔。
殊不知,她一臉的污垢。
祁嘯寒看她,如一隻花貓。
「別用你的臟臉碰我。
」他抖開了秦七月的雙手,灰常無情。
「可老公,你還沒有告訴我你要上哪去。

秦七月毫不care他的冷漠無情,一雙眼迷戀又關切地望着他。
「和朋友喝酒。

「哦。

她還以為他要回姬家,才想跟。
既然不是,那就算了。
秦七月的熱情來得快,去得也快,轉身就往浴室走。
祁嘯寒:「……」
又一頓莫名的心塞。
難道她這當妻子的,不該問問是跟哪個朋友喝?男的還是女的?
算了,他覺得自己剛才因為她的靠近竟然有了反應也是奇葩,竟然還想到為了躲她找姬穆川喝酒。
現在她轉身就走,如同一盆冷水澆到他頭頂上。
嗯,一身燥火餵了狗。
祁嘯寒剛甩門離去,秦七月就接到了秦萱凝的電話。
「七月,我獲得西境鋼琴大賽的金獎了。

秦萱凝的尾音都染着笑意,聽得秦七月很像拿臭雞蛋塞她嘴裏。
她離家出走第三天,身為姐姐的秦萱凝第一次打電話給她。
不是為了找她,只是在炫耀她比賽的勝利。
「南潯哥為了慶祝我比賽獲獎,今天在藍爵為我舉辦慶祝派對。

「藍爵你應該還不知道是哪吧,這可是西境第一奢華音樂吧,全西境名流富賈最嚮往的夜晚玩樂地。

「不過藍爵的門檻很高的,一般人都進不來。
我今天也是拖了南潯哥的福,能在這裡辦慶祝派對。

「其實我覺得沒必要辦這麼盛大的派對的,但南潯哥非要辦,我也沒辦法。

秦萱凝喋喋不休的炫耀着,但那些其實和秦七月沒有半毛錢關係。
秦七月撇撇嘴:「是么?那恭喜了。

不知道秦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