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宗主:開局拒婚女將軍》[人是宗主:開局拒婚女將軍] - 第5章 肉包加酒,道理帶走

日上三竿,天小灰的房門依舊緊閉。…

兩位弟子站在他的門前,卻不敢大聲喧嘩。

谷多肉:「師妹,你說今兒師父是怎麼回事,平常這個點不是早就出來練劍了么?」

雲桃搖了搖頭,依舊小聲道:

「不清楚,師兄,或許今天師父又有什麼謎語吧!」

「你說我們倆站在這裡,師父看見了,會不會罵我們練功不勤啊?」

谷多肉睜大了眼,想來好像也對,粗手揮了揮,示意快走。

雲桃點了點頭,也準備開溜。

說巧不巧,就在這時,門內一道聲音微弱般傳出:

「谷多肉,雲桃,別偷懶了,去幫我買兩個肉包回來……額,對了,順便再打壺酒……」

雖然分貝不大,但對於兩位功法略有小成的人來說,卻是無比清晰。

兩人一怔,只得停下。

「肉包與酒?」

兩人不敢怠慢,皆是朝屋內一拜,卻頭暈目眩。

「昨日的慶典上面,大碗大碗的醉兒釀,師父您不是滴酒未品嗎?怎麼今天想起喝酒了,這又是哪一出啊?」

「不對,師父的話哪有這麼簡單,這,這莫非不是謎語?」

兩人共同想了好久,你一言我一言,還是沒有頭緒,只好先退了出來。

本來兩人可以一個去買肉包子,另一個去買酒。

只是師父的話充滿深意,他們要是兩人分開,怕是要誤了師父意思。

前方一陣白氣飄飄,偌大的竹蒸籠疊在一起,似竄天猴炮仗的頂部。

賣包子的小販把蒸籠頂打開,從其中拿出兩個包子,遞給了客人。

不過兩人倒是沒有立即上前,而是站在一旁呆了一會兒。

雲桃:「師兄,可看出什麼深意?」

只見壯實的谷多肉一手摸着自己的下巴,另一隻手繞胸環抱,若有所思。

過了幾分鐘,他對着師妹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還是不懂。

而那位賣白麵包子的小販似乎已經發現了他們。

第一眼看他們身着光鮮,想必是富家子弟。

可誰知他們只是獃獃的杵在那,眼睛還直直的盯着自己手中的肉包子。

不僅擋着人過道,還礙着自己做生意。

這不,剛才還如火如荼的生意,現在一個人都沒了!

他再也忍不住了,頭向他們大喝道:

「看什麼看,要買就買,不買就滾,擋着過道了不明白嗎?」

小販雖只是一介井市之徒,但好歹也是站在天子的腳下做買賣,家裡的親戚多少有一兩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