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瀾葉景陽溫云云》[溫瀾葉景陽溫云云] - 第013章我玩兒剩的,你連撿的資格都沒有

「顏灼……你到底還有沒有羞恥心?你看看你穿的什麼。」

「在酒吧里跳這種艷俗的舞,你到底有沒有把我這個男朋友放在眼裡?」

白璽也是氣極了,見顏灼那笑顏如花的模樣就來氣,都什麼時候了還在他面前勾三搭四。

白氏如今岌岌可危,要不是顏灼被那個可怕的男人盯上,他怎麼可能惹這麼一身騷!

但為了她那顆可以救沁兒的腎,他又得繼續陪她演戲!

「還隨隨便便叫別人老公,你怎麼那麼水性楊花?」

他的話很難聽,就是料定了顏灼不會動他。

他這種話出自隨便哪個男人的嘴此刻都該骨折進醫院了,但他不(會)……

「砰……咵嚓……」

高大的男人被一腳踹下舞台,台下的人群分開。

只見剛才還高高在上譴責顏灼的男人已經程大字撲在地上,造型狼狽又好笑!

「啊啊啊……姐姐你做什麼?」

顏沁也懵逼了,她知道顏灼有暴力傾向,但是從不對白璽動手。

在白璽面前恨不得表現得小鳥依人,善良可愛。

但是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嘴巴太髒了,真該用潔廁劑給你沖沖。」

「白璽……叫你一句哥哥是給你面子。」

「順桿往上爬就算了,我爸媽都不敢這麼罵我,誰給你的臉?」

顏灼很狂,雖然母親死的早,但是外公家顯赫,給了她足夠的底氣狂妄。

而顏父自小就覺得對不起她,對她更是百依百順。

繼母捧殺她,更是天天裝得一手溫柔賢良。

在顏家她是小霸王,在京城她是大姐大!

要不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