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動車站》[廈門動車站] - 第10章

一柏張口,又被另一桌激動的陳建搶白:「他媽的,丁明你死開,別擋我的道!」
丁明眼睛趕緊回到手機上,一頓操作。
被堵了兩次口的陳一柏受不了他們地翻了翻白眼。
周凱翔挑眉斜睨他,壞壞一笑:「終於捨得出手了?」
陳一柏撇撇嘴:「沒去接,在樓下剛好碰到。」
坐在離糖果最近的王睿一隻手操作着鼠標,一隻手飛快撿了顆糖果,咬開含住,手馬上回到鍵盤上,緊盯着電腦屏幕損起陳一柏:「吃了你和簡梔的喜糖,是不是該給你們包個份子錢?」
丁明在上鋪抖着腳,嘴賤地哼唧:「我們今天給了份子錢,以後你和簡梔結婚的時候就不用再給了吧。」
陳一柏拿本書砸到他身上。
丁明操作着手機,誇張地弓起身嗷嗷叫。
舍長陳文軍語重心長地開口:「陳一柏,你要是喜歡簡梔,勸你趁早拉她去個沒人的犄角旮旯表白,把人先定下,別他媽再磨磨蹭蹭。
我聽林慧說外國語有個孫子也盯着簡梔……」林慧是他女朋友,簡梔舍友。
陳一柏臉色一沉,警惕地問:「外國語哪個孫子?」
丁明聽見他緊繃的語氣,笑嘻嘻說:「這會兒知道緊張啦,早幹嗎去了。」
陳文軍剛要說:「外國語的……」話風一變,「卧槽卧槽卧槽,丁明你他媽的會不會打啊!」
周凱翔:「丁明,你是不是傻逼!」
王睿:「丁明,操你二大爺,死開讓我過去啊!」
……團滅,白茫茫一片大地真乾淨。
一群王者帶着丁明一個青銅也能搞到團滅,這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
群雄激憤,將縮在床角的丁明從上鋪揪了下來,斬立決!
宿舍陷入一片兵荒馬亂,陳一柏在鬧哄哄中專註地沉思。
大一時他就對簡梔「包藏禍心」,只不過鑒於兩人同專業又同班,「近水樓台先得月」的思想讓他沒急着捅破這層窗戶紙。
現在突然冒出個外國語不長眼的孫子,為保險起見,近期還是把她約出去談談心,給她掛上「已售出」的牌子。
約吧約吧,不談心,怎麼死心?
不過簡梔真不簡單,在學校里還是個香饃饃,引得群狼環伺,江略同志了解情況後必須予以重視。
我喜歡你微笑的樣子(軍婚文)Chapter4Chapter4一個月後江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