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動車站》[廈門動車站] - 第4章

淋了她一腦袋,再噴濺到隔壁的中校大大身上。
她鬧了個大紅臉,趕緊拉起拉鏈,蹲下來一頭扎進座椅下七手八腳撿撒得到處都是的喜糖。
眼皮下,一雙修長厚實的大手也移來移去地幫她撿糖。
她更難為情得抬不起頭,耳朵燒紅,一疊聲地又說謝謝又說對不起,語無倫次。
頭頂響起結實的低音炮:「不客氣。」
喜糖撿完堆放在簡梔的小桌板上,她趕緊抓了一大把感謝中校大大為人民服務的精神:「請你吃糖。」
尷尬又不失禮貌地沖他笑笑。
江略便也放柔神情,噙着微笑拿起一顆糖明知故問:「喜糖?」
簡梔沒想到中校大大會問她問題,局促地據實交代:「昂,家人結婚,這些是沒發完的,我媽叫我帶些回學校分給同學。」
她以為兩人的交談言盡於此,沒想到中校大大賞臉多問了她好幾句:「還在上學?」
「嗯。」
「在哪個城市?」
「北京。」
「上大學?」
「嗯。」
「什麼大學?」
「北京師範。」
「大幾了?」
「大二。」
「什麼專業?」
「數學與應用數學。」
「叫什麼名字?」
「簡梔。」
一輪快問快答,簡梔稀里糊塗就把自己的個人信息暴露給人民解放軍。
說完輕啊了聲,後知後覺自己連對方名字都不知道就把自己給「賣了」!
看看套她話還滿臉正義的中校大大,心想:不行,我也得問回來!
她便反過來展開新一輪的快問快答:「你叫什麼名字?」
「江略。」
「你的部隊在哪裡?」
「中國。」
「你是什麼兵?」
「中國人民解放軍。」
「你們這麼多人坐車去哪裡?」
「去一個地方。」
「你們去幹什麼?」
「有事。」
顯然這輪快問快答的質量比第一輪差了很多,除了名字,其他的全是忽悠,簡梔氣不打一處來:「我不問了,你不說實話。」
江略笑笑不解釋,撕了顆糖丟嘴裏:「很甜。」
不是他不說實話,而是身為軍人要有保密意識,不能隨便對外泄露軍隊的事。
簡梔小聲逼逼:「我把什麼都據實交代了,你當然甜!」
昂首理直氣壯說,「我要出去。」
江略這回沒站起來,只是收起小桌板,雙腿挪向一邊:「請。」
簡梔站起來,大腿擦着他的大腿走出去,褲里的肌膚一片**。
在中校大大清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