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動車站》[廈門動車站] - 第7章

梔一個盒飯上面跟狗啃似的,胡蘿蔔絲不吃、魚皮撥到一邊不吃、品相不好的菜葉不吃,牛肉和牛肉醬倒吃得乾淨。
他早年駐守過物質匱乏的特困山區,也上過很多次救災前線,眼裡揉不下沙子,不過這檔口沒跟簡梔講什麼珍惜糧食的大道理,而是直接把她不吃的邊角料裝進自己嘴裏。
作為高鐵上偶然坐在一起的陌生人,他這種吃人家不吃的邊角料的行為過了,真的太過了。
簡梔可不認為人家一個中校軍銜的人民解放軍軍官,會看見一個挑食的人民就伸筷子幫人家解決,這種親密行為分明就是近乎強勢的跟她示好,就差沒挑明了跟她說「我對你一見鍾情,接不接受我的追求你給句準話吧」。
自己坐個高鐵還坐出了一場艷遇,而且對方還是個為國家代言的軍官。
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她的長相通過了國家ISO質量管理體系的認證,以後可以名正言順地臭美。
言歸正傳,簡梔知道江略對她有意思歸知道,她但凡還點少女應該有的矜持,在看見江略吃她不吃的邊角料時就應該把飯盒往旁邊挪挪,小聲說:「我自己會吃。」
那副揣着明白裝糊塗的羞怯姿態令江略老懷安慰,自己前頭接二連三的示好可算沒有做了無用功,微笑着說:「為人民服務。」
笑容里很有內容。
廣大人民群眾一早就接到國家通知,要全力配合江略同志做好脫單帶頭示範工作,他要是在文中以人民的名義撒狗糧,人民要能忍則忍;不能忍,調整心態也要忍!
簡梔反駁說:「別動不動就『為人民服務』,人民沒叫你不打聲招呼就吃別人碗里的東西。」
江略又以開玩笑的口吻曖昧地說:「那我改一下主語,為『你』服務。」
話說頗有姿色的簡梔在大學裏也接收過三五個青春痘還沒消的愣頭青的秋波,可他們哪有江略這種「一旦鎖定目標人物,就發起猛烈進攻」的軍人作風,簡梔被打得節節敗退,坐在他身邊猶如置身戰火連天的前線。
最開始知道身邊坐了個中校軍銜的軍官,她還暗搓搓地興奮,想着回校後跟人炫耀。
現在早沒了這種虛榮心,滿心盼星星盼月亮,盼望列車趕快到站,好讓她逃之夭夭。
看看,操之過急的江略同志沒把

猜你喜歡